08 / 02 / 2021

从虱子研究人类何时褪去体毛和何时穿上衣服的报道,从几万年到百万年都有。关于人类为什么会褪去保暖的体毛?很多假说都漏洞百出,即使目前最公认的为了在烈日下追逐猎物的“散热假说”也不例外。我认为:无论什么原因导致人类无体毛,首先都无法度过寒冷的冬季,再说人类是恒温动物,无体毛意味着散热更快,需要消耗掉更多的食物,体型中等的动物即使是在热带,在生存和进化上没有一点的优势,这就是野外没有无体毛的猴子或猩猩的原因。因此,有一身保暖的体毛,其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

关于人类为什么会褪去保暖体毛的几个主要的假说:有人说无体毛有利于散热和出汗散热,这样就能通过长跑来追逐猎物。事实上,人和马进行马拉松长跑比赛,大部分人是跑不过有毛的马的,而且马的体积比人大,体积越大散热越慢。再说,一天大部分时间是休息,休息时产热更少,无体毛意味着很难熬过冬季、夜间或睡眠期间。由于动物主要在黄昏、晚上和早晨出来活动,因此,原始的布须曼人大部分都是在早晚出去狩猎与采集,而非在烈日的中午,而且不是通过长跑来追逐猎物,只是用毒箭射中猎物,然后猎物跑不了多久就中毒倒地。此外也可以通过季节性换毛来解决散热和保暖的矛盾,就象人换夏装与冬装一样,例如图中的北极狐、狐狸,冬夏毛的厚度密度和颜色都不一样,冬季白色毛发除了作为保护色外,也可减少辐射散热。夏季毛颜色有利于散热。

有人说无体毛节省了生长体毛所消耗的蛋白质。这也是不成立的,因为体毛蛋白质总共才多少克,多吃几顿大餐就足够了。再说无体毛者散热更快,会比有体毛者消耗更多的食物,得不偿失。

至于达尔文提出的性选择说认为,为了好看性感而无体毛的假说更站不住脚,总不能要风度不要温度吧!寄生虫假说认为,无体毛减少了寄生虫的叮咬,但实际上,无体毛更容易被蚊子叮咬和被带齿长刺的草木划伤,同时也无法度过寒冷的冬季。

有人说是因为原始人掌握了生火用火的技术,有了火就可以御寒,体毛就显得多余;有人认为围在火堆旁,浓密的体毛容易引火烧身,所以只留下无体毛者。但是,无体毛者都不可能在寒冷的冬季赤身裸体的外出打猎与采集吧,也不可能把火带在身上随身烤着。

智人是由类人猿从逐渐萎缩的热带雨林走向热带稀树草原进化来的。因此也有人说,热带稀树草原是终年高温,人类无体毛也不觉得冷,是真的吗?

热带稀树草原气候全年分干湿两季,干季温差大,白天可达40℃,晚上只有10℃以下,而布须曼人生活在非洲的纳米比亚,冬季白天平均气温18-25°C,夜间气温经常低于0°C。再说,人类的进化史经过了几次的寒冷的“小冰期”,处在冰期的冬季热带稀树草原,气温肯定比现在的热带稀树草原更低,为了生存繁衍,那时的男女每天都要外出狩猎与采集。因此,在寒冷的冰期冬天,即使有体毛,也会感到寒冷。因此,披上兽皮衣服就显得非常重要。

但有个类似先有鸡先有蛋问题:到底是先有无体毛突变,然后才懂得披上兽皮保暖,还是先懂得披上兽皮保暖,然后才逐渐褪去体毛的?

首先,如果群体里突然因基因突产生了一个少体毛或无体毛个体,由于父母缺乏前车之鉴,而无体毛的幼子自己肯定也不懂也不会剥兽皮裹住身体,只能被冻死淘汰掉,这就是自然界中因基因突变的无毛猩猩等动物无法繁衍生息下去的原因。因此,肯定是成年古人先从背猎物感觉到兽皮具有保暖作用而启发懂得用兽皮披在身体上防寒保暖,这种技术经验代代传承,于是体毛少或无毛的突变才能生存下来,再经过一代一代的基因突变和优胜劣汰,体毛越来越少,就象很多洞穴动物,因为长期黑暗眼睛也退化掉了。

至于无体毛使汗腺发达散热快而有利于长跑,也是因为先发明了兽皮衣服后逐渐褪去体毛才带来额外的优势,因为有体毛即使能出汗也不易散热,反而白白浪费宝贵的水和电解质。

由于无体毛又能加工兽皮衣服的人种,智商肯定高于不懂加工兽皮衣服的多毛人种,于是多毛人种竞争不过无体毛人种而逐渐淘汰掉了。

关于古人类起初脑容量快速增长的原因,人类学家Richard Wrangham 认为与吃易消化的熟食有关,这样减少了胃肠道的工作量从而获得了更多的卡路里,促进耗能很大的大脑进化。其实,更容易实现的方案是只要改进一下胃液酸度和消化酶的活性就可达到用火加热的熟食效果,例如,猫科动物和鳄鱼就能很好的消化生食。因此,导致古人类起初脑容量快速增长的原因不可能与吃熟食有关,而与人类脱去体毛后需要靠智力去加工衣服的进化压力下,促使脑容量快速增长。随着脑容量的增长,人类行为更加复杂,生存能力更强,加快了人口增长和地理分布,因此,生存竞争压力更大(特别是寒冷和人口密度大这两个共同因素),这又会反馈式加速大脑进化。

由于两脚直立行走比四肢趴在地上行走更具生存优势,无体毛也促进了站立行走,因为在中午阳光直射下四肢行走皮肤被阳光曝晒面积最大。而且生物进化遵守优胜劣汰原则,于是人类终于站起来了。

直立行走的优势包括:避免了趴在地上行走时腹部受到地面高温的炙烤和背部受到烈日的暴晒、避免趴在地上行走容易使眼睛遭到草木刺伤、为制造和使用工具而腾出双手、为节省行走时所消耗的能量、为寻找猎物和提前发现天敌带来开阔视野。

由于动物主要在黄昏、晚上和早晨出来活动,因此,布须曼人大部分都是在早晚出去狩猎采集,因此,直立行走还有优势是在气温较低的早晚,阳光是处于地平线,身体接受阳光的面积最大,特别是在冬季,有暖身体的作用。而在阳光垂直照射的中午,身体受阳光暴晒积最小,而且头部也有头发的遮阳。此外,头发也能防止狩猎时在杂草灌木丛中穿梭所造成头皮被草木割伤和刺破。

现代人有了房子帽子,也无需在杂草灌木丛中穿梭狩猎,头发就显得不重要了,于是秃头逐渐增加了。-原创:黄必录